科普作家曹天元:科学是程序正义而非结果正义

东方早报 郑依菁2013-07-17

曹天元:科普作家,1981年生于上海,中学毕业后赴美国和中国香港读书,主攻专业为生物化学和电子工程。代表作《上帝掷骰子吗:量子物理史话》。

在曹天元看来,科学至少包含着以下三种含义。

第一,科学是程序正义,而非结果正义。也就是说,科学结论不一定百分百正确,但是科学方法必须正确。只有通过科学方法获得的知识才是科学知识。“假设两个人都预言地球是圆的,但是一个人经过了观察和证明,比如阴影变化、北斗变化、海上帆船等,而另一个人说,这是做梦的时候黄大仙托梦告诉我的,这样的话只有前者的结论才是科学的。而至于地球是圆的这个结论科学不科学?无所谓,重要的是获取结论的方法。”

曹天元认为,科学方法更像是法庭。“新的证据有可能推翻法庭的结论,但是不能说法庭第一次判定是错的。而科学史上,新的理论也总是推翻旧的理论,但不能说旧的就是愚昧封建落后的,只是新的证据出现了。如果穿越回去,在托勒密的地心说和哥白尼的日心说之间,我或许会认为还是前者更加有道理,因为日心说有几个致命的弱点在当时没有解决,比如视差问题。直到后来提出了新的科学证据,才能证明后者更有道理。”

第二,所有科学结论都是或然性的,而不是必然性的。在哲学领域,苏格兰哲学家休谟提出“不可知论”,即使太阳在之前的每一天都是从东边升起的,我们也不能推出太阳明天一定从东边升起。科学如何来解决这个难题?“贝叶斯(英国数学家)推理。”曹天元解释,“简单地说,科学是从过去的经验通过归纳和总结推出将来的经验,而贝叶斯推理通过概率计算来提出概率性的结果,如果前一万天太阳都从东方升起,那么明天太阳从东方升起的概率就更大。当一个概率很大,而另一个概率很小的时候,就没有必要把小概率推测说出来。因此科学结论都是概率性的结论。”

第三,科学认同是小圈子民主,科学结论和大众民意无关。“科学是民主过程,但不可能让每个人投一票,说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正确不正确。但如果有人说科学是完全客观的,也不对,科学是主流认同的问题。任何客观判断、客观证据都不一定那么‘客观’。”